「这种地方,真的住有人家吗?」

    陈幸玉看着通讯录上学生的住址,不可思议的看着外观已经废弃的大楼。繁华的都市里头,竟然有一座破破旧旧的大厦。因为几个月前曾经发生过火灾,虽然结构主体没有什麽破坏,但黑漆漆的外观,使得住户纷纷搬出。因为所有权分散,改建困难,因此拆也不是,不拆也不是的就留下了一座废墟在这里。

    「可能是还没搬走吧,昨天还跟学生确定过的。」

    「我们学校之所以称为名校,就在於学校老师能融入学生的家庭之中。」秃头的校长在嘉勉新进教师时,对老师们的敦敦告诫。

    「学生有什麽问题,不能跟家里沟通的话,老师就要当那座桥。」也就因为校长对教师的要求严格,所以才能被称为名校吧。陈幸玉这样想着。

    「明天开始,老师会依序到每位同学家中拜访,请同学确定通讯录上的住址电话没有问题,不要让老师白跑一趟喔。」穿着连身洋装的陈幸玉,并没有发现台下有个学生闪过一丝邪恶的眼神。

    陈幸玉走进了灰暗的大楼,电梯已经没有电力了,所以只好循着楼梯走到八楼。

    「叮咚」没想到这个门铃还有电,门很快的就被打开。

    「啊!老师好!老师先坐一下吧,我爸妈等一下才会回来。」看到美丽的老师来到家里访问,邹裕生殷勤的招待着老师。

    「老师,请用茶。」

    「谢谢,走了这麽多路,我的口还真有点渴呢!」陈幸玉拿起杯子就把茶给一饮而尽。

    「老师真渴啊!」邹裕生笑着说。

    「是啊!你每天都这样走楼梯吗!」陈幸玉对邹裕生的脚力感到惊讶。

    「也不一定啦!」邹裕生又端了一杯茶给陈幸玉。

    「谢谢。」陈幸玉啜了几口∶「这是什麽茶啊?酸酸甜甜的┅┅」

    「喔,这只是普通的果汁茶啦,加了酸梅汁盖去苦味。」邹裕生道。

    「苦味?」陈幸玉正讶异着为什麽茶会有苦味,头却昏昏的无法思考。「不好意思,我先去一下化妆室。」陈幸玉为自己的不适感到困窘。

    「不用了。」邹裕生忽然语调冷酷的说道∶「只是药效发作罢了。」

    「药效?」陈幸玉还没搞清楚怎麽一回事,已经昏了过去。

    再次恢复意志的时候,已经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在一张床的四支柱子上,身体像「大」字形状一样的打开,雪白的身躯完全赤裸着,年轻丰满的曲线一览无遗。陈幸玉大惊,想要大叫出来,但口里早就被塞上自己的内裤。

    忽然出现一阵闪光,手里拿着傻瓜相机的邹裕生走了出来∶「老师的身材还真不错嘛,虽然胸部比刘美雪小了一点,但也是很敏感得很啊!」

   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会听到这样的话,至少在今天之前,陈幸玉一直以为邹裕生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

    「呜┅┅呜┅┅」陈幸玉意图挣脱绳索,但是绳索的结被打手指勾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 「别再挣紮了,老师。你要是赶乱来,我就把你的照片公布出去。」邹裕生一边说着,一边爬到陈幸玉的身上。邹裕生沿着尖端的圆形乳晕,含住乳头,凑上唇吸吮着,还用舌头在乳头上打转,不时的发出声音。

    陈幸玉的手就被分开绑住,这使得她在这麽挣紮都没有用,不禁皱起眉头,从来不曾被男人爱抚的肉体,现在竟然被自己的学生玩弄着。

    舐完左边的乳房之後,舌头接着游移到右边的乳头来,从乳头的尖端到乳晕的全体,邹裕生的舌头不停地玩弄的陈幸玉的乳房。

    邹裕生用牙齿轻轻的咬了陈幸玉左边的乳头,陈幸玉颤动着身子。虽然还没有经历过男人,但二十三岁成熟的肉体对於没有爱的性也会起反应。

    「老师,你有性感了吧?」邹裕生一边说着,一边起身拿起一样什麽东西。

    我是怎麽了┅┅从来没有被男人触碰过的身体,为什麽会这麽敏感呢?陈幸玉对自己已经硬挺的乳头感到害羞。

    「接下来是这个了。」邹裕生拿出了有锁的项圈给陈幸玉带上,项圈上面还有一条绳子,绕过天花板的滑轮。

    「这是为了怕老师逃跑而准备的。」邹裕生一面说着,一面解开陈幸玉左手的绳索。

    左手自由的陈幸玉,一把就将塞在嘴巴内的内裤拿掉。

    「救命啊┅┅」

    但陈幸玉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,邹裕生抓着绳索的另一端往下拉,陈幸玉马上被勒得不能呼吸。

    「乖乖听话就可以受一些皮肉之苦。」邹裕生威胁着陈幸玉。

    陈幸玉粉白的脸此刻因为缺氧而胀红了,只好乖乖的点头答应。

    「这才乖嘛!」邹裕生把抓紧绳子的右手放开之後,便继续帮陈幸玉解开右手的绳索,不过两脚还是继续被打开成135度的样子。

    「坐好,来,乖。」邹裕生完全是主人逗弄宠物的语气,但陈幸玉也不得不屈服余邹裕生的淫威之下。

    邹裕生来到了陈幸玉的後面,拿起了绳索,开始捆绑陈幸玉的胸部。

    「做什麽?」陈幸玉疑虑的问道。

    此时的陈幸玉完全不知道邹裕生在想什麽,如果是要侵犯自己的话,为什麽刚刚没有强暴自己呢?

    「老师的胸部只有C罩杯,我要让它们更突显┅┅」邹裕生说着,对着陈幸玉的耳朵吹气,绳索绕过乳房的下方,再从背後绕回前方,打成了阿拉伯数子的8躺着的样子。

    「喂┅┅好痛苦┅┅不舒服┅┅」陈幸玉摸着胸前的绳索说道。

    「就这样表演手淫吧!」邹裕生离开了陈幸玉的背後,这样说道。

    「啊┅┅我不会啊┅┅」口里虽然这样说着,但其实是因为害羞的因素。

    「喔,我明白了。」邹裕生说道∶「老师是希望被我强奸吧?」

    陈幸玉连忙摇手∶「不是不是!」

    「那就乖乖的听话嘛。」老师跟学生之间,教导者与被教导者的立场完全相反了∶「你不乖我就强暴你喔,我可是握有老师裸照的人呢!你不听话,我就公布你的裸照喔!」

    想到自己被全身赤裸的成大字形状的打开,那种羞辱真是比死了还难过。

    「求求你饶了我吧!」陈幸玉难过的哭了出来∶「我比你大了十几岁啊!不要再这样羞辱我了┅┅」

    邹裕生冷冷的笑道∶「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嘛!」说完又拉紧了绑住项圈的绳索。

    「啊┅┅啊┅┅」陈幸玉的脖子又被勒住,不过邹裕生很快的就放了手。

    「我答应你就是了。」陈幸玉无奈的妥协∶「不过你也要答应我,我表演完要还我底片啊!」

    「少废话!」邹裕生粗鲁的说着∶「赶快开始吧。」

    陈幸玉坐在床上,慢慢的用手抚摸被捆绑的乳房。陈幸玉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美女,不过认识的人都对她的气质称赞有加。她的梦想是将来开办一间自己的学校,可以教授她喜爱的国文,而不是教公民这种科目。

    陈幸玉开始抚摸乳房,邹裕生冰冷的视线射在她的身上,强烈的羞耻感使全身感到火热。

    「要认真一点弄,不然我就要强暴你了!」陈幸玉手一迟疑,邹裕生就无情谩骂。

    「不要只是玩胸部啊,我想看看老师的阴唇!」

    陈幸玉本以为邹裕生有恋胸癖,没想到连下面邹裕生都要看。分开的大腿只能看到黑色的阴毛,这时候陈幸玉闭上了眼睛,左手还在乳房上揉搓尖端,右手移动到阴毛上,把阴毛翻开,轻轻的揉搓肉芽。

    抚摸乳房的手开始慢慢用力,阴毛上的手也开始活泼的蠕动,感觉到邹裕生正在脱去衣服的动静。恐惧感使陈幸玉的身体颤抖,很想马上停止,如果就这样下去,很可能会被自己的学生强奸。

    「不要停下来。」邹裕生说∶「如果没有达到高潮泄出来,就要把你的相片卖出去。」

    陈幸玉不得已的把手指摸到阴唇上。二十三岁成熟的阴核,产生出的强烈性感,使得陈幸玉的手指更激烈的寻找最敏感的部位。又用手指捏弄完全勃起的乳头时,产生难以抗拒的甜美感觉。

    「啊┅┅」陈幸玉对开始出现的快感忍不住发出哼声,好像支撑不住身体的倒在床上,在两条大腿间的优雅花瓣完全露出,连阴核都让邹裕生一清二楚。

    「这里湿淋淋,身为老师可以这样吗┅┅」邹裕生无情的讥笑着陈幸玉。

    陈幸玉好像没听到的一般,手指活动得更快速,美丽的手指在微微隆起的维纳斯山丘和下面的肉缝上有节奏的抚摸,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阴核,从处女的浅粉红色洞口看到湿润的光泽。陈幸玉已经完全陶醉在自己的行为里,男学生的淫邪视线盯在分开的大腿根上看,这样羞耻的姿势一直被看着┅┅

    陈幸玉的指头慢慢地伸进阴部,「呜┅┅呜┅┅」尽管心里不停地压抑,但源源涌出的愉悦感,被自己所教的学生这样的凝视下乾着如此卑猥的事,陈幸玉不知何时已丧失了理性,忘我的疯狂手淫着。

    一手抓着乳头,另一只手指小心的滑入下体内,避免弄破处女膜,在如真珠的阴蒂上来回地摩擦着,陈幸玉的上半身,大大地扭动着,发出尖锐的叫声。

    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

    食指的第二关节已经进入肉洞,在里面和四周的肉壁摩擦,另一只手也从乳房上转到下半身,左右手一起摩擦着敏感的阴核,身体快要溶化的美感,开始变成强烈的电流,无意中开始扭动屁股。

    「啊┅┅不要┅┅」陈幸玉紧紧闭上眼睛,咬紧嘴唇。

    为了追求将要来临的高潮,两条雪白的大腿夹在一起摩擦。手夹在大理石般光滑的大腿间,更活泼的蠕动,在自己最熟悉的敏感带抚摸、揉搓、挖弄,从下腹部传来肉体摩擦发生的水声,流出的蜜汁弄湿肛门。一切多余的思考完全离开大脑,忘记这里是学生的家里,以及有学生淫邪的眼光。

    「不要看我┅┅啊┅┅」

    强烈的高潮,使已经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,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後,下体微微颤抖。

    「老师表演得很好嘛!」邹裕生解开了陈幸玉脖子上和脚上的绳索,但雪白的脖子上还是套着狗项圈。

    「啊┅┅不要这样说┅┅」强烈的高潮余韵,使得陈幸玉虽然被松绑,但却没有力气逃脱。

    「接下来要麻烦老师打电话了。」邹裕生拿出了陈幸玉包包中的手机,正要照着通讯录上的电话号码拨到陈幸玉家。

    「求求你,饶了我吧!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做了┅┅」陈幸玉话讲到一半,「手淫」两个字却害羞的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 「告诉家里人说,今天不回去过夜了,但是不准说其他的话!」邹裕生恫吓着。

    陈幸玉家里只有她和母亲两人相依为命。十七岁的时候,父亲车祸过世,母亲也在此次车祸中下半身瘫痪,只有陈幸玉侥幸逃过一劫。父亲死後,为了方便照顾行动不便的母亲,陈幸玉都不曾参加同学间课余的活动,也因为如此,对於恋爱与男人,可以说是完全的不了解。

    「我┅┅从来没有在外面过夜过┅┅」陈幸玉担心母亲一人不方便,但邹裕生哪里肯依∶「那就说你在学生家里手淫算了!」

    陈幸玉大惊。要是让母亲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母亲该有多伤心。「对不起,我乖乖听你的话就是了。」一边接过拨了号的手机。

    「喂┅┅妈咪啊┅┅我幸玉啦┅┅」陈幸玉一边与母亲对话,邹裕生又扑到陈幸玉的雪白的娇躯上∶「嘻嘻┅┅赤裸的女老师胸部被捆绑着,拿着手机与母亲讲电话,身上又是自己的学生,这一幕该有多令人兴奋啊!」邹裕生对着陈幸玉的耳边边吐气边道。

    陈幸玉的力气本来就比不过邹裕生,加上又正在跟母亲通电话,绝对不能让她察觉异样。

    「怎麽了,有人在旁边吗?」母亲担心的问着。

    「没有啦,只有我一个人而已。」

    邹裕生把头埋入陈幸玉的股间,好像在涂抹某种药膏。陈幸玉此时连挣紮都不敢,深怕邹裕生对着电话说出什麽淫秽的话来被母亲听到。

    「我刚刚遇到雅贵啦,她现在就住我们学校附近,顺道去她家拜访,没想到她家人就要我留下来┅┅」

    邹裕生涂抹了药膏之後,转头又玩起陈幸玉的胸部。

    「那你可不要打扰人家才好啊┅┅」

    「我知道了啦,BYE——BYE!」陈幸玉不等母亲的话说完,赶紧挂掉电话,因为涂抹在阴部的药膏已经开始生效了。

    「嗯┅┅」邹裕生开始对陈幸玉全身的性感带展开攻势。

    嘴巴含舐着已经因捆绑和爱抚而有性感的乳头、右手循着刚才看到陈幸玉手淫的模式,玩弄着陈幸玉的花蕊、左手绕道陈幸玉脖子後方,除了防止陈幸玉的反抗外,偶尔拉动绑住胸部的绳子,让胸部更显突出,或是玩弄着耳根。

    「啊┅┅不可以┅┅」

    感觉自己最羞耻的样子彷佛要出现了,被年轻的肉棒顶住的大腿根竟然舒服的摩擦起了肉棒,再这样下去,自己不知道还会有怎麽样的淫态?